小票牵出盗窃大案:团伙复制6000张超市购物卡

2018-01-19 10:29:50来源:检察日报
字号:

1.jpg

检察官正在研讨案情。(张宪江 摄)

他是别人眼中的“宅男”“电脑高手”,却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先后730次远程入侵超市购物卡信息系统,对6000多张购物卡实施“满额复制”,最终导致超市4100多万元巨额损失。他的背后,还有关系错综复杂的“搭档”们——2名“同事”、1名“销赃者”、1名“铁杆内应”,1名“贪女友”……

2017年12月26日,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起诉的文述龙、赵强、韩波、高夫军、麻霖、胡桃6人团伙盗窃系列案宣判,6名被告人被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一审分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至无期徒刑,并处以没收财产、罚金等附加刑。

1月15日,该案公诉人、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检察官李松义、张翠松向记者讲述了这起涉案金额特别巨大、犯罪手段特殊的盗窃案。

“复制”得逞寻“内应”

文述龙是一名来自甘肃的“85后”,虽然只有高中文化,但在电脑培训班接受过培训,是同事眼中的“电脑高手”。他先后在某连锁超市河北省廊坊市一家门店、北京某集团花园路门店(下称花园路店)信息部门担任过技术员。他的这个“优点”被“好哥们儿”、北京人麻霖相中。

麻霖也曾在花园路店工作过。2015年前后,因嫌工资低而辞职,后应聘到北京市朝阳区的一个小型超市,在那里他遇到了前同事文述龙。小超市的工资,依然没能达到他们的预期。而这家超市和某连锁超市使用的是同一个购物卡信息系统,于是,他们很快将“歪脑筋”动到了老东家——某连锁超市身上。

考虑到文述龙最熟悉老东家的购物卡信息系统,二人预谋:以侵入某连锁超市计算机系统中“美通卡数据库”,以修改数据的方式对消费后的卡实行“满额复制”,从而实施盗窃“迅速致富”。

为掌握这门“技术”,麻霖买来一些美通卡,给文述龙试验。不久,文述龙掌握了入侵超市购物卡系统、复制购物卡的犯罪手法。文述龙的这个所谓“技术”,需要在犯罪对象(某连锁超市信息部)的一台电脑上安装相关软件,同时保证在作案当天夜里不关机。这需要该连锁超市信息部有一个“内应”。

为找“内应”,麻霖出面,找到了曾在花园路店信息部工作过、后来调去某连锁超市总部信息部工作的赵强。当时赵强已经辞职,对麻霖入伙发财的邀请很快同意,并承诺去之前在总部信息部的老部下中找“内应”。

2015年9月,几经寻觅,赵强终于找到了一名“内应”、时任某连锁超市总部信息部维护员的韩波,以每月5000元的好处费收买了韩波。此后,韩波满足了麻霖、文述龙、赵强等人提出的几乎所有犯罪需求。

三个团伙逐渐形成

2015年6月至2016年4月间,麻霖、赵强等人在该连锁超市旗下的一些门店先后消费200多万元用于购买美通卡,让文述龙“满额复制”后,再分散到该超市花园路店、丰台区万源店等门店大量购买花生油、茅台酒等反复消费。

为实现销赃变现,麻霖等人又纠集了一名来自安徽的小商贩高夫军。刚开始,麻霖等人只是将批量购买的赃物,低价处理给高夫军,高从低买高卖中赚取差价。2015年7月,高夫军在得知麻霖、赵强等人使用上述方式盗窃后,也参与进来。

然而,犯罪团伙内部并不稳定。文述龙偏于技术,麻霖在团伙中负责买卡,带赵强、高夫军“进货”,事后“分钱”。麻霖虽号称“平分”,但文述龙、赵强都觉得麻霖给他们“分钱少”。

2015年7月,文述龙将盗窃内幕告诉了女友、河北女孩胡桃。刚开始,文述龙给她钱买卡,后来,胡桃开始从卡贩子处大量购买美通卡,然后在北京市丰台区北大地某连锁超市、玉蜓桥附近的某连锁超市等地“消费变现”。自此,“第二团伙”正式组合。

胡桃基本买名烟好酒,售给回收商贩。胡桃特别贪婪,前后用100多万元购买购物卡,最多的让文述龙复制十几次,而文述龙对于自己共计730多次的入侵系统复制美通卡早已麻木。最终,胡桃在文述龙的帮助下,犯罪数额高达3100余万元,销赃后从中获利达2600万元左右。

另一个觉得“分钱少”的,是“内应”韩波。时间久了,韩波觉得文述龙和他联系,让他夜里开机的次数比较多,而且从言谈举止看,感觉赵强、麻霖他们“发财”了。于是,他提出增加酬金,被麻霖拒绝了。他又去找赵强,赵强建议他买一些美通卡,给文述龙来复制。于是,从第一个月2万元美通卡复制一次开始,韩波开始多次买卡让文述龙复制;而“中间人”赵强也从中夹带了同等数额的美通卡,让文述龙复制。二人在购买苹果手机等分别销赃牟利40万元左右之后,给文述龙分赃30万元左右。

自此,三个“盗窃团伙”形成相对独立的犯罪模式,围绕文述龙的“入侵复制”、韩波的“内应”,连锁超市公司价值4100余万元的财物被盗。


责编:刘琼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